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工作 > 【教育】他的一生只为树木——缅怀树木学家、林业教育家任宪威
【教育】他的一生只为树木——缅怀树木学家、林业教育家任宪威

每当院子里的紫丁花盛开,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任宪威老师。

任老师是我国著名的树木学家和林业教育家。我在北京林业大学上学时,已经退休多年的任老师本可以在家颐养天年,但因教学需要,已是古稀之年的他又被学校请出山,继续传道授业解惑。

早听消息灵通的同学说起他,满怀着对一代宗师的崇拜,迎来了期待已久的第一节树木学课。上课铃响,只见一位体态肥胖、满头银发、老态龙钟的老先生,穿着一身洗得有点发白的蓝色中山装,微笑着走进教室。可他一开口进行自我介绍,却是满口的山西口音,让我们这群“外貌协会”的会员好失望。然而,随着任老师讲课的深入,他丰富渊博的知识、幽默风趣的语言深深吸引了我。伴随着浓重的山西口音,我在他的引领下游走在植物的王国。来北京之前还没跨出县界的我跟随他的描述,在海南尖峰岭的热带雨林中穿行,在新疆天山雪岭云杉林间徜徉,在长白山红松阔叶混交林旁驻足。我坐在三尺讲台下,仰慕地看着他把植物的世界化作三月春风,吹进心田。

任老师总能把深奥的理论知识变成通俗易懂的科普语言。他讲植物学名拉丁文课的时候,不是让我们生搬硬套地学习枯燥的拉丁文字母、发音。他说,不知道事物的名称,就不能认识事物,反过来说,植物必须有名称才便于认识。但是,每个国家的植物叫法不一样,例如油松,英文是Pine, 德文是Kiefer,俄文是COCHa,不同的语言不仅造成了对植物开发利用和分类的混乱,而且对国内外的学术交流造成困难,因此,使用统一的、全世界公认的科学名称是非常必要的。1935,国际上统一使用林奈双名法,即用“属名+种加词+命名人”对植物进行命名。这样,一看到Pinus tablulae- formis Carr就知道是油松这种植物了。讲完拉丁文的重要性和易学性后,任老师才开始教我们拉丁文。至今我还对他教过的植物拉丁文记忆犹新。

任老师治学严谨,注重实践。树木学是—门理论与实践结合非常紧密的课程。任老师一直鼓励我们要多实践,在实践中认识植物。大二下半学期,他让班里每个同学从校园中选择-种植物,观察并记录它的物候。我选择了林业楼南边的紫丁香记录。 我制作了一个表格,把紫丁香的萌芽、展叶、开花、结果、落叶一系列生活周期记录下来,并把各个生活周期进行了细化,把萌芽分成芽膨大开始期、芽开放期,把展叶期分成开始展叶、展叶盛期,花期、果期也做了细化。任老师专门把我的观察报告拿出来表扬。他的表扬如同一朵朵紫色的丁香花儿在空气中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后来,我查阅文献资料,发现在1983年《北京林学院学报》第一期的文章《北京树木物候研究》中,记载了任老师近30年对120多种树木的物候的研究,我为我那点沾沾自喜感到脸红,跟任老师30年如一日、科学严谨的态度比起来,我这点成绩又算得了什么呢?不光如此,任老师还凭借他渊博的学识,在外业中发现了多种植物并进行命名。他经常鼓励我们多实践,去发现植物王国新的秘密。只要条件允许,他都会带我们去北京的各大公园、林场实习,去认识植物,采集标本。

有一次,我们淘气,把月季的花、玫瑰的枝和蔷薇叶拿来拼接在一起,做成标本,想考考任老师。月季、玫瑰和蔷薇的形态特征十分相似,很容易使人混淆。任老师拿起标本,端详了一会儿,笑眯眯地对我们说,一个植物新品种在你们手下诞生了。一眼就被任老师识破,我们不甘心,追问他是怎么看出破绽的。任老师说,这3种植物虽然非常相似,但是只要抓住它们的特性也好区分,月季的小叶一般为3-5片、叶片平展光滑,蔷薇的小叶为5-9片、叶缘有齿、叶片平展但有柔毛,玫瑰小叶也为5 -9片,但叶片下面发皱,叶背发白有小刺,整个叶片也较厚且叶脉凹陷……专业知识信手拈来,这样的事例还有很多很多。

任老师虽已古稀,但艰苦的外业实习他还是亲力亲为,北京西山的萝芭地以及市内的大小公园、河北张北的塞罕坝,到处都留下了他的身影。他领着我们,边走边看,边看边教。任老师虽然身体发胖,但跋山涉水一点也不含糊,那年爬西山萝芭地,我们班级 26个青壮年谁也赶不上他。是呀,任老师的足迹遍布了祖国的山山水水,怎么能畏惧这海拔区区900多米的“萝卜头”呢。

任老师专业深厚、甘为人梯。他主编了《树木学》(北方本)、云南植物志第二卷(壳斗科)、西藏植物志第一卷(壳斗科)、中国树木志第二卷(三棱栎属、栎属、青冈属)以及《河北树木志》《汉拉英中国木本植物名录》《中国林木种实解剖图谱》等著作。这些著作凝聚了他毕生的心血。就拿《河北树木志》来说,这本书面世历时8年,他对一百多万字的书稿逐一审校,还完成对其中77 625150变种和变型模式标本拉丁文的文献考证,分科检索表、冬态检索表的编写。他不计名次,排位甘居第二主编。任老师就如紫丁香,不与桃花争俏,不与牡丹争贵,不与玫瑰争艳,淡雅宜人,朴素无华。

今年是任老师辞世20周年。推开窗,和煦的春风吹来紫丁香沁人心脾的芳香。我愿将这满城春光换做任老师站在我身旁——如我初见他时那样微微地笑着。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2017830日 第4

作者:冯彩云